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六章 形势逆转

时间:2018-09-23
「那是什么啊?」
  站在远处的一个士兵突然惊叫起来。领悟被中断的叶天龙正在恼火,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远方的天空出现了一道浓烟,接着又是数十道黑色的烟气不断上升,遮蔽了半空。
  「那里是赤河城的方向啊!」
  叶天龙还不明白怎么回事之际,一个队长模样的士兵忽然大叫起来,周围的士兵顿时一阵骚动。
  两个凝神聚力,準备全力一击的对手这时也听到了外围士兵的骚动,同时收起了待发的劲气,举目望去。
  一看之下,夏云的脸色一变,从方位和距离上看,黑烟升起的地方刚好是赤河边的重镇赤河城,也是从高阳州进入登州的门户所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云的脑中闪过无数的念头,一个可怕的想法很快佔据了他的脑海,敌人在偷袭赤河城吗?可是根据情报显示,附近地区应该没有别的军队啊!
  「我的好师弟,我忘记告诉你一件事了。」
  修罗悠闲地将巨剑反手插回剑鞘,十分轻鬆地说道:「昨晚我到特拉西美镇的时候,好像看到法斯特军的舰队就停靠在附近。」
  夏云呆了一下,忽然抬起头来,对修罗说道:「这么说来,你不是从特拉西美镇过来的。」
  「没错。」修罗点头道:「法斯特军封锁了特拉西美镇,我只好在野外露营,早上是抄近道过来的。」
  夏云的脸上白了一下,法斯特军居然趁他全军出动对付叶天龙之际,突然出兵攻击赤河城,而且用的是舰队,这的确是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没有想到他放出诱饵来引诱叶天龙的军队中计,法斯特军却是用叶天龙的队伍作为诱饵,来将他的大军骗出来。
  这时候,从特拉西美镇的方向传来了滚滚的烟尘,显然是大军在向前推进,不一会儿的功夫,法斯特的军旗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而此时,在他们的背后,原本渐渐平息的杀声变得越来越大,并有逐步朝这边移动的趋势。
  叶天龙一眼就看到了从特拉西美镇过来的法斯特军正是由范铜所率领,不由得心中大喜,显然范铜也看到了叶天龙他们,连忙加快了前进的脚步。
  「海鹰扬这个混蛋,居然耍我……」夏云突然间咒骂了一声,掉转马头,对自己的部下大声喝道:「我们退!」
  早已心寒的士兵马上跟着夏云急速朝后退去。那边的范铜还没有到达,这边的敌人早就走得一乾二净。
  见到叶天龙要迎向范铜他们,修罗驱动爱马奔雷,一下子跳到叶天龙的前面。
  「叶大人,不要忘记了我的五百万。」
  「开玩笑,我……」
  叶天龙本来想说「我那是逗你玩的」,但话还没有说出口,但见修罗的眼中闪过一丝骇人的寒芒,一直穿破他的肺腑,不知为何,他突然间感到一丝害怕,那话说到嘴边,马上变了样子。
  「我怎么会忘记你的救命之恩呢?不就是五百万吗,小意思啦……」
  话出如风,叶天龙一出口便自己也感到意外,居然被这个家伙要挟,背上了五百万金币的债务。要知道,五百万金币,在大部分人的脑海中,还真没有这样一个概念。
  就算是叫人来拿,也需要三四十人才挑得动。
  而且最让叶天龙恼火的是,修罗其实已经知道自己的军队就在附近,马上就要向这边进军,因此不管他有没有出手,只要自己坚持一会儿功夫,范铜他们也会赶到这里。
  「很好,我现在就要。」
  修罗似笑非笑地望着叶天龙,伸出了一只巨掌。
  「老大,我来得正是时候吧?」叶天龙还没有回答修罗的话,这边范铜已经三步并成两步,疾奔到叶天龙的身边,咧开大嘴嚷道:「哈哈,居然让我抢了一个最大的功劳,这一下,把老计他们都给压下去了。」
  转首看到修罗,范铜的眼睛一瞪:「喂,你是谁啊?想干什么?」
  「债主。」修罗头也不抬,只是望着叶天龙,伸出的手收回来,轻轻抚摸着奔雷的鬃毛。
  「债主?」范铜的眼睛瞪得更大了:「我老大欠你钱吗?」
  「不要说了。」叶天龙没有好气地打断了范铜的话头,「你来迟了一步,功劳被这个家伙得去了,还害得我要付出五百万的金币。」
  「五……五百万?」
  范铜的眼珠都快要掉下去了,偏偏修罗还跳下马,走到他的身边,轻轻拍着范铜的肩头道:「小兄弟,这就叫作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你……」范铜几乎要跳起来了,「你这家伙,莫不是敲诈勒索?」
  「算啦,我们回去再说。」叶天龙喝止了范铜的举动,转身对修罗说道:「现在我身边没有这么多的钱,你跟我回去,我再拿钱给你,可以吗?」
  修罗点头,道:「没有问题,谁也不可能在身边带着五百万的金币,老实说,那也带不动。」
  「知道带不动,还那么贪心。」范铜在一边忍不住嘀咕了一声。修罗装作没有听见一样,走到自己的坐骑前,翻身上马。
  在去赤河城的路上,叶天龙从范铜那里知道了这次出兵的一些情况。
  原来当叶天龙从艾司尼亚出发后,在青州的天龙军团就马上得到消息,计无咎在得到晨月的同意后,立即调动军队,安排出兵的事宜。
  当叶天龙的书信送到青州,在看完叶天龙的计划后,晨月马上就让三军出动了。
  庆计和左岛近各自率领一万人马,从新台出发,进入高阳州,从夏赫的后方牵制他的大军。其余诸位将领则带着五万人马向登州进发,準备和叶天龙会合。
  不料在半途中,接到叶天龙改变计划的情报,一算叶天龙的进军路线,晨月便觉得有些不妥,待想要派人劝告叶天龙的时候,已经是迟了一步。叶天龙行军的速度之快,根本没有办法追得上。
  因此,在得到登州的夏云秘密调集军队的情报后,晨月马上意识到不妙,这时想要从陆路追上叶天龙的行动,已经是不可能了。而且在陆路上有夏赫帐下的另外一员大将维利阿的一万五千名士兵驻守在科纳城,挡住了通向赤河城的道路。
  于是,在索沖的帮助下,天龙军团找到了一条鲜为人知的河道,那河在绕过科纳城后,直接与赤河相连。
  而这个时候,周明、周亮两兄弟奉命建造的轮机战舰也已经完成。
  当下天龙军团的将士登上战舰,直放赤河,一路上秋毫无犯,顺利抵达赤河上游的特拉西美镇,在镇内稍作休整,便挥师逆流而上,直奔赤河城。
  而范铜带着五千名士兵则从陆路出发,寻找叶天龙的部队。
  快要到达赤河城的时候,晨月让数艘战舰伪装成普通的商船,待叫开城门后,后面大队的天龙军团战舰便一拥而上,发动猛烈的攻势。
  因为城中大部分的军队都被夏云带走了,加上天龙军团又是出其不意的发动进攻,片刻的功夫,赤河城便落入了天龙军团的手中。
  佔领赤河城后,晨月并没有让天龙军团的将士休息,而是马上让他们带兵火速出城,从后方攻击正在林地设伏攻击叶天龙的夏云军队。
  应该说,他们的时机选择得非常好,那个时候夏云正带着人马去追击叶天龙,其它的部队则在追击败退的甲冑骑兵。
  因此,当天龙军团的军队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夏云的军队立刻陷入一片混乱,尤其当他们知道这些法斯特军队是在佔领了赤河城之后才来攻击他们,后路被断的恐惧一下子抓住了每一个士兵的神经。
  而他们的主将夏云又不知去向,士兵们的斗志和信心立时消失得无影无蹤,原本就是法斯特人的他们很快便四散而逃,或者乾脆选择向敌人投降的道路。
  说话之间,赤河城在望。除了留下来打扫战场的天龙军团将士外,所有的将领都出城迎接他们的军团长叶天龙,见面之后,自然是一番热闹的景象。
  叶天龙更是颇有感触,刚刚还在为自己的生命担忧,没有想到自己吃了败仗,而自己的部下却已经夺取了敌人的城池。真所谓是世事无常,实难猜度。
  计无咎行礼之后,直起身来道:「大人胜利归来,实乃我军之幸事啊!」
  「老计啊,你就别给我脸上贴金了。」
  叶天龙苦笑一声,伸出右手拍了拍计无咎的肩头。
  「胜利的是你们,我可是败军之将,差点儿就没有性命了。」
  计无咎摇头道:「大人此言差矣。如果没有大人的急进,将夏云的军队吸引到城外,我军想夺取赤河城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叶天龙摇摇头:「你们打得很好,我会给你们记功的。」
  说罢,举步向前走。
  计无咎赶了两步,在叶天龙的身边说道:「这些都是晨月夫人的功劳,卑职只是照着行事而已。」
  然后压低声音道:「晨月夫人现在正在等大人您。」
  这时,队伍的后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哗声,叶天龙回头一看,原来是范铜和修罗两个人在比比划划,讲得十分热闹。
  在知道修罗的身份和他与叶天龙的关係之后,计无咎等人不免对修罗也是十分客气,但同时对于他趁机狮子大开口,要了叶天龙五百万金币的事情不免感到非常气愤。
  但他们也没有马上表现出来,可是范铜却忍不住了,故见到这样的情况,计无咎等人自然是上前劝解,不管怎么说,修罗也算是叶天龙的救命恩人,如果这样发生冲突的话,传出去就不好听了。
  范铜和修罗这边的事情自然不需理会,反正有计无咎他们在,也不会发生什么大事情的。叶天龙交待了一下,便前去和晨月相见了。
  到了那里,接到报告的晨月早已等候在门口,一见到叶天龙踏进来,她便和身后的两个侍女一起盈盈下拜,口吐莺声。
  「恭喜大人,得胜归来。」
  叶天龙大踏步走到晨月的跟前,将她一把拉起来,从她的美眸中看到别后重逢的喜悦之情,以及那海样的深情,他不禁笑道:「你也来取笑我吗?」
  晨月抿嘴一笑,道:「夫君言重了,妾身怎么敢取笑您意找上修罗。
  呢?「
  「不要说啦。」叶天龙当先往屋子里面行去,晨月和那两个侍女也连忙跟了进来。
  「这次要不是你,我可真的要完蛋了。」叶天龙颇为感慨地说道:「没有想到夏云会这么厉害,居然把我的行动算计得如此準确。」
  「你的行动其实非常好猜的,把前面几次战斗的资料拿过来分析一下,马上就会有结论。」
  虽然晨月的心中这样想,可她口头上还是安慰叶天龙道:「能够把握你的行动,是因为他们在你的队伍中安插了耳目,而且你这次的行动,孤军深入,本来就是要冒很大的风险。夫君大人的胆气,真是常人所不能及。」
  说到这里,她展颜一笑,道:「要不是你的行动将他们的注意力全部吸引,我们也不可能这么容易佔领这座城池,算起来,最大的功劳还是你的。」
  叶天龙忍不住笑道:「你这张小嘴,真会说话。」
  晨月亲手端过一杯香茗,递给叶天龙,笑道:「多谢夫君的夸奖。」
  叶天龙哈哈一笑,道:「我素来赏罚分明的,你这次立了大功,想要什么样的奖赏啊?」
  晨月的美眸一亮,突然热切地说道:「我要一个孩子,可以吗?」
  叶天龙不觉呆了一下,望着晨月那张明艳照人的俏脸,半晌说不出话来。
  晨月抱住叶天龙的脖子,仰起如花的娇靥,吐气如兰,腻声道:「你不知道人家一个人,有时候有多寂寞,要是有一个孩子的话,就不会有这样感觉了。」
  叶天龙不觉苦笑道:「这个,可不是我说了算。」
  晨月欢声道:「你答应了就好,你知道人家有多想要一个孩子啊!」说罢,她送上了香吻,以表示心中的喜悦之情。
  叶天龙搂着这个美女的纤腰,嗅着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雅幽香,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能够感受到晨月的深深情意,只是有时候连他自己也觉得像在做梦一般,他但愿这个梦永远不要醒来。
  相拥了一阵之后,两个人才分开。这时候,叶天龙才有空闲看周围的环境。但觉得精奇雅致,茶几、椅子,都是名贵的檀香木所製。雪玉製的小香炉里袅袅地散发出一丝不知名的香味,淡雅而悠远,整个房间布置得让人浑然忘俗。
  「怎么样?」看到叶天龙注意到周围的器物,晨月不禁有些得意地说道:「这些都是我随身携带的物品,今后每到一处,我都要用自己的东西。」
  「带着这些东西,你不觉得麻烦吗?」叶天龙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何必讲这些排场呢?」
  「一点也不麻烦的。」晨月得意地回道:「我自己设计的旅行家俱,携带起来非常方便,因为都是可以拆开折叠的。」
  「你知道用自己的东西,感觉就是不一样的。所以,我连床也带来了,你要不要去看一下?」
  听晨月这样一说,叶天龙不禁又是好笑又是好奇,自己这个美娇妻还真是有趣。
  正待说话之际,外面跑来了一个部下,急声说道:「大人,不好啦,范铜将军要和修罗打起来了,计无咎大人请大人过去一下。」
  「你说什么?」
  叶天龙一下子跳了起来,急忙询问究竟。
  原来进城之后,是范铜特意找上了修罗的,劈头就是一句:「喂,大个子,你小子居然黑吃黑,吃到我家老大头上,胆子也太大了。」
  面对范铜的挑战,修罗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物:「都怪你老大自己水平差,被人追得到处乱跑……」
  听到这样的话,范铜自然是不再甘休,原本他就对修罗有很大的火气,这一下全部爆发出来了。
  两个人随即约定到校场上好好打一场,如果修罗输了,那五百万金币他就不要了。
  「晚上早点回来,我等你。」
  叶天龙跟着报信的人出去的时候,晨月这一句柔情似水的话,差点儿就让他走不掉了。但一想到范铜和修罗两个人的冲突,叶天龙也只好暂时先把这个玉人放在一边。
  到了校场,那里早已围了一大圈的观众,这些观众也不是普通的民众,他们都是天龙军团的将领,范铜的实力他们是知道的,而修罗的名声也是他们所熟知的,这样两个人要交手,他们自然是要好好观摩一番。
  「大人来了,大人来了……」
  见到叶天龙进来,将领们自然是让开了一条路,让叶天龙进入里面。
  偌大的校场中央,范铜和修罗两个人正面面相对,两个都是身材魁梧的巨汉,站在一起真有一种惊人的气势,看到这样的场景,叶天龙突然冒出了一个古怪的想法,如果左岛近也站在这里的话,那就更加有趣了。
  叶天龙来的时候,显然范铜和修罗已经斗过一回,两个人的脸上都是汗迹隐现,虽然是胸口微微起伏,但气息还是悠长稳定。
  周围人群的变化和叶天龙的出现,让当中相对而立的两个人也略为分心。
  蓦然一声怪叫,范铜抓住机会,进马步猛的一掌吐出,风雷乍起,掌风所发的破空声有如轻雷炸响,内力之浑雄,令人大感吃惊。
  「来得好!」
  修罗神采飞扬,大叫一声,也是立即双掌齐推,以推山填海硬接范铜的攻击。
  双方相距八尺,手一伸便拉近了三尺,因此实际上两人的掌心之间,只有两尺空间,正是掌劲最具威力的距离,功深者胜,是力与力的硬拚。
  一声气流进发的异响发出,两人的马步同时撼动,各自急退两步,尘土飞扬,袍袂飘飘,似乎势均力敌。
  「再来!」
  不等马步稳下,范铜便再次发起抢攻,滑进、出掌、吐气开声,一瞬间连拍了三掌。
  他和修罗的交手就是这么简单,没有任何的花巧,完全是凭实力硬拚。
  老实说,在这样的气势下,想用花巧的人还真是很难出手的。
  在风雷连震中,人影合而后分。两个人均是后退了两步,脸上都变了颜色。
  「都给我住手!」
  见到范铜还想要上的样子,叶天龙大喝一声,跃到两个人的中间。
  「都是自己人,为什么要拚个你死我活的?想证明谁最厉害,不如到战场上去比试杀敌的能力。」
  「好,」范铜第一个应声,他瞪着修罗,胸口一阵起伏,显然这一次的交手耗力甚多:「既然老大这么说,今天我就放过你,下次我们就在战场上看看谁最厉害。」
  修罗望了叶天龙一眼,也点头说道:「没有问题,到战场上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功夫。」
  众人见没有什么好看了,也纷纷离开,这一去自是免不了对两个人的武技进行一番议论。
  「其实修罗是佔上风的。但不知为什么,他留了一手。」
  计无咎在经过叶天龙的身边时,悄悄地说了一句,然后上前去拉着范铜离开。叶天龙不由得呆了一下。
  「大人刚才说什么战场杀敌,难道是想让我留下来吗?」
  当校场上只留下叶天龙和修罗两个人的时候,修罗突然微笑着问道。
  「不错,你愿意留下来吗?」叶天龙毫不犹豫地答道。
  「不愿意。」修罗的回答十分乾脆,倒是让叶天龙呆了一下。